某個星期天中午跟黃小四去公館吃飯(說是吃飯但其實也已經快到下午茶時間)。

公館附近的店家大約一點以後會陸續開張,吃飽之後大約快三點,街上滿滿是竄動的人頭。我們在汀州路上進行例行性的飯後散步運動,狹小的路幅無法容納大批的人潮,於是行人湧上道路,摩托車和汽車的喇叭聲就這邊起來那邊下去,交雜著路旁發海報工讀生的「謝謝參考一下」。

我想快點離開這個會讓我抓狂的區域,回頭要抓著黃小四換到羅斯福路端,結果一轉過來看到他手上拿著這個。
100524-03.jpg  
(這是剛剛那個「謝謝參考一下」的傳單) 

『你在幹嘛?』我感受到我的嘴角微微抽搐。
『我也不知道…我回過神來的時候,它就變成這樣了』 (顯示為無辜)

 

然後,在上星期六,在阿聰的軍犬簽書會,桌上又出現了這個。
100524-02.jpg 

『又是回過神來就變成這樣了嗎?』(推眼鏡)
『是呀~(甜笑)真的好神奇呢~』

 

於是我下了一個結論:
在社七媽媽血統的導引下,任何紙張到了小四的手裡,小的會變紙鶴,大的會變紙盒。

附註:
連車上的回數票收據都不會放過
100524-01.jpg  

創作者介紹

男朋友的男朋友

HuskyxHu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